稳定币的产生

正如摘要中提到的,事物的发展遵循着规律,在数字货币的发展进程中,人们(或者说市场)需求一种稳定的,与法定货币、实体资产挂钩/等值的新型数字货币来实现虚拟资产的具体化,稳定币便顺应而生。

从货币的本质说起,货币是一种持有者之间的共同约定,可以用作交易媒介、价值储存、记账单位等,表现形式可以是金银货币、纸币、电子货币等,这些都是一般等价物。人们对于货币的价值具有基本统一的共识和信任。那么今天市场上的各种数字货币,我们能看到短时间归零或者十倍增长的剧烈价格波动,这样的价格变动使得它们现在不适合广泛的日常支付和交易。因此如果想要让数字货币实现货币“交换手段、记账单位、价值储藏”三大职能以及推广加密货币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币值稳定非常重要,这也是稳定币诞生的现实基础,只有做到了币值稳定,基于区块链的贷款、金融衍生产品、预测市场等应用才能实现。

稳定币的特征

由于加密货币在全球各国跨境流通,那么保持币值稳定,一个稳定币需要满足以下特点:
1、价格稳定;2、可扩展性;3、隐私保护;4、弱中心化。

同时,”挂钩、抵押和可赎回性”这三个重要特征更全面的解释了稳定币的运作机制、构成以及它的构成如何最终决定了它的应用和可用性。

挂钩

挂钩这个概念通常与外汇联系在一起。在外汇领域,一国的货币是固定的或者与另一个经济稳定国家的货币挂钩。货币挂钩的主要目的是稳定经济波动较大国家的经济,但对于贸易伙伴来说,货币挂钩也是一个有利机制:它在降低进口成本的同时,提高了出口的竞争力。

货币挂钩起源于18世纪早期英国的金本位制(Gold Standard)以及二战后执行的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根据这项协议,大多数西欧国家将本国货币与美元挂钩,而美元则与黄金挂钩。虽然这项协议最终在1973年解除,但它在战后有效地稳定了各国经济,促进了经济增长。

如今,随着数字货币的诞生,亦诞生了稳定币,比如USDVault、TrueUSD、泰达币(Tether)、Circle、双子星币(Gemini)和Paxos Standard。它们按1:1的比例和稳定的法币(比如美元)挂钩。这种做法仍存在于传统经济中。许多国家通过挂钩保持本国货币价格的稳定,通常是将本国货币和美元或欧元挂钩,但挂钩的比例很少是1:1。 例如,港币对美元的挂钩比率为7.75 - 7.85,丹麦克朗与欧元的比率为7.46。

不同类型的挂钩机制

挂钩机制的类型有许多,并非所有的挂钩都是100%固定的。

小幅度调整汇率

小幅度调整汇率是一种固定汇率制,但允许在挂钩货币面值和预定汇率范围之间浮动。面值可以定期调整以反映通货膨胀和其他市场状况,从而提高货币稳定性。这使汇率能在一段时间内进行调整,而不是突然贬值。

可调固定汇率

可调固定汇率也是固定汇率制,但它有预定的弹性空间(通常在1%到2%之间)。如果汇率超出这一区间,央行将进行干预,将汇率调回目标区间,目的是保持本国在出口市场上的竞争力。众所周知,包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南韩在内的许多亚洲发展中国家都曾实行过这种汇率制度来限制本国货币对美元的波动幅度,允许廉价出口。

一篮子货币挂钩

一篮子货币挂钩指的是一种货币在加权机制中与多种货币挂钩。加权机制中包含了一国最重要贸易伙伴的货币。一个国家采用一篮子货币挂钩制度的原因和投资者使投资组合多样化的原因是一致的:使货币价格更加稳定;在锚定币突然贬值的时候(比如高通胀),对冲单一挂钩货币可能面临风险。

商品挂钩

一种货币也可以和可靠的大宗商品挂钩,比如黄金。在二战和布雷顿森林协定签订之前许多年,金本位制被广泛用于稳定货币价格。然而,各国政府和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做法实际上可能抑制经济增长。尽管各国央行仍可持有一些黄金作为担保,但与黄金脱钩的最后一种货币是瑞士法郎。它在2000年初与黄金脱钩。

许多数字货币在设计之初就采用了类似金本位的机制,即:一种代币由一定量的黄金做担保。比如,Digix和OneGram都采用了这种机制。其结果喜忧参半,因为对于投资者来说,大宗商品价格不是相关记账单位。相关记账单位不一定非得是黄金。委内瑞拉就推出了Petro代币,一种石油担保并与委内瑞拉原油价格挂钩的数字货币。

抵押

抵押品的定义是“作为偿还债务担保的资产”,基本上是指借款人获得贷款的某些资产。我们都很熟悉的、最常见的例子是抵押贷款。银行客户之所以能够获得贷款买房,是因为如果客户不能按时还款,银行有权收回房产。房子作为贷款的担保,降低了贷款方的风险。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汽车融资、购买珠宝或艺术品。企业亦可以利用现有设备获得融资。对稳定币而言,抵押品指的是商品或法币(即:美元和欧元)。一个平台每发行一种由法币担保的代币,都应该持有等量的法币作为抵押品,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我们后面会谈到这一点。由大宗商品担保的资产也是如此。由黄金做担保的稳定币平台每发行一种代币,都必须持有等值的实体黄金作为抵押品,当然,这种情况也有例外。

担保和抵押的区别

若一种货币由另一种商品或资产做担保,并不一定意味着该货币的持有者一定会用这种货币兑换担保品或者对担保品拥有所有权。以上文提到的委内瑞拉的Petro为例,Petro代币的持有者不能用Petro兑换实体的原油。但是,这确实意味着委内瑞拉储存了实体的原油以稳定Petro的价格,使其汇率保持固定。这一原理同样适用于由黄金担保的货币。货币发行机构会储备实体黄金作为担保,以稳定货币的价格。货币持有者不一定对实体黄金有所有权,但是他们可以按照对黄金的固定汇率赎回货币。

相比于担保,抵押是一个不同的概念。根据Investopedia的定义,抵押指的是“借款方承诺将资产交付贷款方作为追索权,以防止借款方拖欠最初贷款”。这意味着在数字货币抵押的情况下,该数字货币持有者对抵押品有实际的所有权,也就是说,他们可以用黄金、美元甚至其他数字货币兑换抵押品的价值。

担保的程度

大多数由资产担保的稳定币都声称是由该资产完全担保的。然而,除非有公正的第三方审计机构审计结果的证明,否则这些说法仍有待商榷。泰达币(Tether, USDT)是最著名的稳定币之一,自从与其审计机构分道扬镳以来,已遭受数月的舆论抨击。由于Tether公司不能有力地证明,他们发行的每枚泰达币都有1:1的美元储备;因此,泰达币可能面临严重的抵押不足。

其他稳定币(比如Saga)实际上是由部分储备金担保的,也就是说,它们并不持有全部的实物储备资产,而是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挂钩。特别提款权是一种国际储备资产。

另一方面,由黄金担保的稳定币(比如USDVault)是完全抵押的,这意味着稳定币发行机构保险库中有实体黄金储备作为发行代币的担保。这些储备金接受公开审计以确保声明价值的黄金是确实存在的。同时,稳定币亦设立了对冲机制,以保持和美元1:1的价格稳定。

稳定币也有可能担保过度。当实际抵押品是另一种数字货币时(比如,比特股和MakerDAO),通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由数字货币担保的稳定币的问题在于,作为担保的资产可能和实际被担保的数字货币一样不稳定。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稳定币会被过度担保,担保比例有时会高达200%。因此,当作为担保品的数字货币价格下跌25%、50%甚至75%的时候,它仍有超过100%的价值防止稳定币价格波动。无论我们谈论的是稳定币的担保还是获得贷款,我们都需要明确,作为担保的资产是否充足和可靠到能够履行其职能,即:保障代币安全和维持价格稳定。

可赎回性

可赎回性和我们之前讨论的担保和抵押紧密相关。当稳定币由某种资产担保时,并不一定意味着该稳定币持有者可以用稳定币兑换担保资产。以泰达币为例,虽然泰达币按照1:1的比例由美元担保,但它不能直接兑换成美元。另一方面,虽然基于同样理论设计的稳定币TrueUSD也是按照1:1的比例由美元担保,但是它可以按照1:1的比例和美元兑换。

传统金融市场中的赎回问题在《破产法》中是合法的。《破产法》规定了某些条件,个人只有在满足这些条件的情况下,才能赎回声称拥有的资产。若一种货币由一种资产作担保,在没有明确声明的情况下,用户不应认为他们对该资产自动享有法律权利。

可以和资产兑换的稳定币有诸多好处。其中一个好处是,它本身可以证明背后的抵押品确实存在,并非只是毫无根据地说说而已。此外,它还为用户提供了实际应用案例。例如,以黄金担保的稳定币无需转换为法币进行赎回,因此可以避免受到货币费用和价格波动的影响。

稳定币的分类

最常见、也可以说是最简单的一种是法定货币抵押的稳定币,其中包括Tether (USDT)和TrueUSD (TUSD),并试图与法定货币挂钩(例如1美元)。在假设支持是合法和定期的情况下,法定抵押的稳定币预期是稳定的。它们高度集中,必然与现有的金融机构和银行挂钩。可以看出,这一种类型的稳定币,借鉴了“金本位制”,即纸币需要维持与黄金的可兑换性,国家不能发行超过所拥有黄金总值的银纸。

另一种是去中心化加密货币抵押的稳定币,一个突出的例子是MakerDAO的 DAI。加密抵押的稳定币试图通过用另一种加密货币(如以太币)对稳定币进行过度担保,并利用交易机器人来维持期望的关联,从而保持它们的稳定性。

第三种类型的稳定币是一种无抵押/算法式的。这些稳定货没有任何潜在的抵押品的明确支持;相反,他们的算法执行主动的、自动化的货币政策(即扩大和收缩供应以保持稳定的货币价格与1美元挂钩)。这些系统可以去中心化;然而,如果对整个系统的需求骤然下降,它们仍然容易受到大规模死亡螺旋的影响。比如BASIS就是通过算法调整货币供应量,其增加或减少货币供应使价格和价值保持稳定。

稳定币的发展和机遇

数字货币资产系统的发展

⾸先,我们可以看到,在加密资产交易领域,有⼤量运⽤资产担保的稳定数字货币已经作为兑换⼿段在使⽤。在撰写本⽂时,Tether是目前规模最⼤的稳定的数字货币,市值在四十亿美元之间。Tether的⽇交易量通常与其市值相当,所以即使不包括链上交易,他的年流通量也在300-400之间。更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信任基础差,许多⼈只愿意将Tether纳⼊短期交易结算⽽不愿长期持有它,Tether还是取得了上述的成功。这给很多⼈以错误印象,觉得数字货币并不那么重要。从本⽂的⾓度出发,⼀个值得信赖的稳定机制不仅可能降低我们现有主要兑换方式的风险,还有很⼤⼏率可以作为⼀种价值储存工具发挥作⽤。

更基础的是,任何重要的分布式应⽤程序经济显然都需要⼀种稳定的数字货币作为发展的基础。虽然投机者可能对分布式应⽤中价格波动⼤的通证更感兴趣,但此类通证对于普通⽤户来说过于⿇烦。⼈们可能并不重视这种情况,因为低⽔平的交易吞吐量使得蓬勃发展的分布式应⽤⽣态系统看起来遥不可及,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期待这种状况会发⽣改变。正如随着互联⽹速度的提升⽽产⽣的应⽤程序在拨号上⽹的时代根本不可能实现⼀样,更多的分布式应⽤也会随着未来链上交易吞吐量的提⾼⽽实现落地。

长远来看,我们坚信去中⼼化应⽤领域将会涵盖从日常支付(例如第三方支付平台)到重要业务(例如价值数⼗亿美元的认证⾦融产品的⾃动合规和结算)的许多领域。即使分布式应⽤技术尚未取得显著成果,加密资产⾏业也有充分的理由率先使⽤链上的⾦融技术。实际上,以太坊⽬前的主要使⽤案例并不是智能合约的交易费(现约为2.5亿美元),⽽是众筹(数⼗亿美元)。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因为现有⾦融汇款结算系统延迟,导致了⼤量的企业也已经开始接受并使⽤⽐特币和以太坊作为⽀付结算的媒介。尽管以太坊具有相对⽽⾔较⾼的波动性,使⽤这种数字货币也会带来其他不便,但上述所有的以太坊活动都在真实的进⾏着。

商业全球化

尽管当今世界全球化程度很⾼,实现跨境交易仍困难重重。⼴泛应⽤的稳定数字货币将克服这些困难,允许任何⼈在任何时间地点交易,企业也不需要额外的基础设施来扩展国际市场,并与当地⾦融机构对接。

资本机构的介入

摩根大通、花旗银行、高盛等美国金融机构正积极部署数字货币市场,使未来数字货币趋于规范化主流化,逐渐向主流金融市场靠拢。2019年2月,摩根大通成为美国第一家创造并成功测试数字货币的银行,所推出的数字货币JPM Coin可协助机构账户之间实现即时支付转移;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与期权交易所(CBOE)分段推出比特币交易服务,包括花旗、高盛在内的美国金融机构也正在积极部署数字货币市场。数字资产市场逐步成为金融巨头们的金融新战场,这也将有望带动传统投资者投资数字货币市场。

稳定币的市场需求

2019年上半年,比特币涨幅高达131.38%,从不足3,500美元涨至10,000美元以上,其“暴涨暴跌”属性一览无遗。数字货币市场波动如此之大,USDT、DAI、GUSD等市场价格稳定在1美元上下的稳定币就成了用户的新宠。

在比特币暴涨暴跌之时,一种充满争议的数字货币——USDT(占比特币交易约70%)几乎垄断了货币交易市场。

研究公司Diar在2019年6月发布的报告中指出,2019年中国加密币资产交易所的USDT交易额超过100美元。当前USDT总发行量达到了40亿美元,市场流通量约占80%,整体市场份额进一步加大。

与此同时,以USDT为代表的各类“稳定币”监管体系未达标、财务信息不透明、延时兑付、超发等问题不断曝光,被视为是整个数字货币领域最大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可见,稳定币是当前数字货币市场不可或缺的,同时也是传统数字化资产和数字货币应用于传统商业经济活动支付和结算的重要工具,在未来几年里,市场重点或将逐渐转向稳定币。